与非网7月12日讯 马来西亚因单日确诊新冠肺炎疫情逾8000人决定全国封锁措施将无限期延长,直###单日新增病例降###4000人以下。

 

包括英飞凌、日月光等半导体厂表示,马来西亚即使祭出禁止跨州跨县移动,与餐饮内用、社交活动,并停班停课,可是疫情没有降温,政府因此加强管制,首都吉隆坡与经济重镇雪隆州,甚###在晚上8点###早上8点间,实施宵禁,即使半导体产业被视为必要产业,可以维持营运,但政府要求员工必须远距上班,生产线员工人数只能是平常六成,因此自疫情爆发以来,近几个月内都是降载营运,现在也维持同样情况不变。
 

设备业者表示,封测设备自动化程度较高,马来西亚当地半导体封测厂降载营运情况下,仍可维持全产能约七成左右的产出,但晶片物流是否顺畅才会是###大的考验。


马来西亚半导产业协会(MSIA)近日发布声指出,马来西亚是全球半导体贸易主要参与者,全球将近7%的半导体贸易流经马来西亚,若封锁禁令要停工,将进一步导致疫情中###需求的医疗相关晶片无法出货,同时,一旦中断生产可能导致半导体厂久转移产能###马来西亚以外的地区,所以建议政府应让半导体产业维持运作。

 

马来西亚除了是全球重要的半导体封测重镇,同时也是被动元件重要生产国。据统计, 华新科、旺诠、村田、Nichicon、Nippon Chemicon、Panasonic、精工爱普生、太阳诱电等被动元器件厂商也有马来西亚生产基地。

  

去年3月,马来西亚###因新冠疫情而“封国”,应政府要求,被动元件厂商的生产线曾停工两周,让包括MLCC在内的被动元件产业受到一D的冲击,此举对下游终端厂商也带来了一D的影响。今年5月,当地还两次宣布“封城”。

 

值得一提的是,马来西亚也有完备的汽车产业链,本田、丰田、长安汽车、长城汽车等在该国有工厂。

  

前不久,由于防疫需要,本田、丰田响应当地政府号召,暂停工厂生产。更早之前,丰田和本田其他地区的一些工厂,在今年Q1因汽车芯片短缺而陷入过停产、减产,甚###“阉割”车内配置的困境。

 

业界周知,Q3是电子业传统旺季,元器件需求必然激增,而被动元件也作为电子终端不可或缺零件,马来西亚又是被动元件###重要的生产地之一,生产项目几乎涵盖所有关键被动元件品类。业者指出,即便是当地电子厂产线都允许六成人力运转,产出也将受到影响。

 
不过,在马来西亚设立封测厂的国际IDM大中,多数是在当地生产以 MOSFET为主的功率半导体封测业务,因此,当地封测厂营运降载、国际物流间拉长等情况下,MOSFET供应吃紧恐会在下半年更为严峻,缺货问题可能持续拉高 MOSFET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