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通过先容Embark、Tusimple规划建设的自动驾驶卡车货运网络,对自动驾驶卡车商业化模式进行了简单分析。

 

1、Embark招募合作伙伴建立自主驾驶卡车生态系统

 

 

2021年4月8日,自动驾驶初创企业Embark卡车企业正在创建一个伙伴关系发展计划,以创造一个围绕8级自动驾驶卡车的生态系统。合作计划对该初创企业的嵌入式App发布愿景至关重要。

 

Embark Trucks计划在一个由了解卡车运输行业的车队和物流运营商管理的自主生态系统中发挥核心作用。

 

Embark企业希翼自己坚持发展自动驾驶技术,而将卡车运输的细节留给Z了解它的经营者们。因此,Embark正在与Werner Enterprises、 Mesilla Valley Transportation 和 Bison Transport.开展合作伙伴发展计划。其目标是提高自动驾驶卡车的速度、可靠性和安全性,同时使人类驾驶员的生活更具灵活性。

 

Embark企业将改进其App并创建支撑服务,使承运人能够拥有配备Embark设备的自动驾驶卡车并在某些美国货运通道上进行操作。

 

生态系统构想

生态系统构想的核心是Embark drive自动驾驶系统。Embark企业将以每英里为单位对该App进行付费许可,允许承运人拥有的、配备Embark设备的卡车从出发地到目的地进行安全导航。运营商将能够在其现有网络中部署和管理一支自动驾驶卡车车队。

 

Embark企业预计今后(例如五年后)货运企业在现有运输业务之外,还将有另一个业务部门,那就是自动驾驶卡车运输。

 

把重点放在道路上,而不是地图上

车队管理方法包括Embark Guardian,提供远程车辆监控、调度和对天气和施工数据的实时访问。EmbarkApp专注于道路本身而不仅仅依靠地图技术。它能够对记录地图时可能尚未开始进行的道路建设做出响应。

 

 

Embark通用接口

Embark还创建了一个即插即用的自动驾驶通用接口,可匹配Freightliner、Volvo、International和 Peterbilt 等企业的8级卡车。

 

构建自动驾驶网络

“Embarkdrive和Embark Guardian的结合充分利用了物流企业的物流专业常识,允许自动驾驶技术在现有的托运人-承运人关系方式下更快地扩展。

 

运营商将与Embark企业合作,测试和完善远程车辆监控、车辆维护程序、远程操作、AV调度规则和转运中心物流。

 

合作方之一的Werner Enterprises还是TuSimple实行顾问委员会的成员和投资者。

 

hub-to-hub(枢纽-枢纽)是Z适宜的场景,因为它是Z容易实现的模型,存在的技术问题Z容易解决。虽然只能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可能将一些发货伙伴的配送中心纳入网络中,从本质上讲,配送中心正变得像枢纽一样。

 

2、图森未来无人驾驶货运网络--AFN

图森未来自动驾驶卡车

Embark企业的竞争对手图森未来(TuSimple)2020年7月也提出了一个类似的方案—自动驾驶货运网络(AFN:Autonomous Freight Network),参与方包括UPS、Penske等。将为2024年实现自动驾驶卡车货运商业化打下基础。这是TuSimple计划在2024年将其自主App嵌入Navistar的international 8级卡车中后实现App货币化的两种方式之一。

 

图森AFN包括4部分—自动驾驶卡车、数字地图路线、货运场站以及允许用户实时监视货运操作并跟踪运输的系统。

 

目前图森将操作卡车并为22家客户运输货物,图森希翼Z终能够销售其自动驾驶卡车,由客户选择运行其自有自动驾驶车队。

 

第一阶段 (2020-21) ,将在Phoenix 至Tucson, Arizona, Dallas, Houston, San Antonio 至El Paso, Texas之间提供服务。

 

第二阶段 (2022-23) ,将AFN服务从洛杉矶拓展至Jacksonville, Florida, 连接东西海岸.

 

第三阶段 (2023-24) ,将无人操作运营拓展至全美国,增加覆盖48个州的主要货运路线,至2024年允许客户运营自有的装备了图森设备和技术的自动驾驶卡车。

 

图森未来运营的世界上第一个无人驾驶货运网络正在改变自动驾驶行业的行业规则,重新定义点到点的运输方式。图森未来无人驾驶货运网络为托运人和承运人提供了强大的优势,并解决了当今供应链物流正面临的诸多挑战。

 

3、自动驾驶卡车商业化模式发展现状分析

与瞄准Robotaxi、计划提供无人驾驶载客服务的Waymo、Cruise等自动驾驶乘用车初创企业不同,Embark、Tusimple等自动驾驶卡车企业不再强调自行运营货运服务,而是提供自动驾驶卡车或者卡车自动驾驶套件,同时希翼在车辆使用过程中定期收取自动驾驶套件使用费用。

 

采用这种商业模式的原因是,自动驾驶卡车技术企业不希翼仅仅成为OEM厂商的Tier1供应商,仅提供自动驾驶套件,而是希翼成为面向终端用户的自动驾驶服务提供商,通过提供远程控制、自动驾驶计算、道路环境变化信息以及拓展的车队运营与资产管理服务,获得长期、稳定的业务收益。

 

之所以与Robotaxi的商业模式明显不同,是由于出租车并不针对特定的固定客户,而且业务地点通常在有限的大型城市,业务的复杂度明显低于卡车货运行业。卡车货运企业以及车队管理平台、配合平台等企业与委托客户已形成了稳定的合作,货运企业的核心能力并不仅仅在于司机的招聘、培训和管理,还包括货源、货物过程管理、大规模的储运网络、前后端的配送、与客户及用户的对接等等,而这些都不是自动驾驶卡车技术企业的强项,往往也不是单凭单项技术能够解决的问题。

 

而选择hub-2-hub的模式,目前看基本上是行业共识,其基础原因是运输量较大、结构化道路、封闭场景,深层原因还是限于自动驾驶技术当前的局限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