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频专用”的完全独立专网作为高等级的5G网络服务,并不能成为5G在垂直行业的普遍形态,建立起不同服务等级的多层次5G专网体系,覆盖大部分行业群体,才是5G在行业应用中的普遍形态。

 

 

近日,德国电信业监管机构德国联邦通信管理局(BNetzA)公布了一份名单,列出了截###2021年5月17日获得3700-3800MHz频段授权的企业名单。3700-3800MHz是德国专门为工业企业划分的5G专网频率,目前BNetzA已收到126家企业的申请,123家企业获得授权,而2020年9月份这一数字为74家,8个月增加了近50家。

 

 

在海外5G专网不断推进的背景下,国内放开5G专网频率许可的呼声也不断增加。

 

多种主体企业获得专网频率授权

在德国,这123家企业获取了频率授权,意味着它们可以自建与外界物理隔离的独立5G专网。在这123家企业的名单中,包括奥迪、宝马、戴姆勒、奔驰和保时捷等汽车企业,也有LS Telcom、NTT Data、西班牙电信、德电T-System和德国Verizon等电信运营商背景的企业,还有弗劳恩霍夫研究所、亚琛工业大学等高校和科研院所,以及一些机场和展馆。值得注意的是,HUAWEI杜塞尔多夫子企业也获得了授权。

 

可以看出,获得5G专网频率授权的并非只有工业企业,各行各业有专网需求的均可申请专网频率许可,这些单位将在自己拥有的园区部署5G专网,开展生产经营和科学试验。

 

除了这些已获得5G频率授权的厂商外,其他一些大型企业虽然还未获得授权,但已经走出了坚实步伐。

 

以西门子为例,这家工业巨头在其位于纽伦堡的汽车测试中心进行5G测试和研究,在这里部署的是基于西门子组件的5G SA测试网络原型,包括一套5G核心网、一个分布式单元和多个无线单元。西门子还在安伯格和卡尔斯鲁厄的工厂搭建了自己的5G专网,这些网络同样均是完全依赖于西门子自己独立开发的产品和解决方案。此外,西门子目前正在汉诺威工业博览会展馆提供5G专网搭建,这个5G专网将于9月初投入使用,参展商可以在展会期间使用该网络,展会结束后,西门子可以使用该网络进行测试和现场试验。

 

 

近日,西门子###工业5G路由器ScalanceMUM856-1正式上市。该设备将本地工业应用连接到公共5G、4G和3G 移动无线网络,可通过公共5G网络灵活、高数据速率远程监控和服务工厂、机器、控制元件和其他工业设备。值得关注的是,该设备还可以集成到私有5G网络中,西门子正是通过自己搭建的以上几张5G专网来测试Scalance MUM856-1如何集成进来。

 

日本也对5G专网有明确的授权政策,2019年12月,日本正式开放Local 5G频率许可申请,NEC、富士通等日本大型企业已获得频率授权并搭建了5G专网。

 

在5G频率开放许可的情况下,获得5G专网许可的厂商自行建设和运营网络,似乎和电信运营商没有太大关系了。不过,垂直行业的厂商并非通信专家,自己组建专业团队进行5G网络建设和运营似乎成本很高,而电信运营商拥有丰富的经验,因此运营商在5G专网这个产业链中可以承担起网络建设和代运营的角色。

 

举例来说,德国获得专网频率的厂商中,很多已经和沃达丰、德国电信、西班牙电信等专业运营商合作来推动自身5G专网建设和运营,日本运营商NTT DoCoMo专门推出了“Local 5G建设支撑”服务,包含了从需求分析、网络设计、规划、采购到建设的“一条龙”服务。

 

独立专网虽意义重大,但无法成为5G在行业中的普遍形态

德国、日本等国对5G“专频专用”这一独立专网形态的政策和落地,给业界带来很大启发,国内很多从业者对于推出5G行业专用频率的呼声越来越高,期待能为垂直行业带来更为安全、可靠且自主性更强的5G网络连接。不过,在笔者看来,“专频专用”的完全独立专网作为高等级的5G网络服务,并不能成为5G在垂直行业的普遍形态,建立起不同服务等级的多层次5G专网体系,覆盖大部分行业群体,才是5G在行业应用中的普遍形态。

 

过去几年,国内业界一直在探讨无线电监管部门推出专用于工业的5G频率政策。在近日发布的《工业互联网专项工作组2021年工作计划》中,明确提出了研究形成5G 工业专用频率规划方案,依申请协调批复5G工业专用网络试验频率使用许可。可以看出,专用于工业的5G频率政策已经在酝酿中。

 

不过,5G专网有多种形态,根据服务等级高低有独立专网、混合专网、虚拟专网等多种提供形式,也可以依据企业的需求进行服务的裁剪和增加,当然不同等级的成本差别也是很大的。专用于单个企业或园区的5G独立专网毕竟是一个高等级的服务,一D也是高成本。这类似于航空出行的不同服务,经济舱、商务舱、头等舱、公务机、私人飞机等,同样是为了出行,但服务体验不一样,出行效率也不一样,当然收费的差别也很大。

 

“专频专用”完全独立的5G专网类似于公务机甚###私人飞机的形态,公务机和私人飞机一D不是航空出行的普遍形态,同样完全独立的5G专网也不应该是5G在行业应用中的普遍形态。因此,独立专网对于少数大型企业来说确实意义重大,但若是放眼整个5G行业应用,则独立专网所占比例可能并不大,5G赋能千行百业依赖的还是那些大多数行业企业采用5G连接服务,这一连接服务一D是大多数企业能够支付的起的,正如航空企业的收入大部分还是来源于经济舱和商务舱一样。

 

以德国为例,当前虽然已有100多家企业获得了5G专用频率许可,但5G在德国各行业的应用绝不仅仅是这100多家巨头,而更应该关注广大的中小企业。据统计,德国中小企业的数量达到330多万家,占德国企业总数的99%以上,中小企业的就业人数占总就业人员总数的将近70%左右。在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大型企业雇员人数有所下降,但是中小企业的雇员数目却继续增长,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并不大。另外,德国超过80%的培训岗位是由中小企业提供的,德国专利中的2/3是由中小企业研发并注册的。德国的经济政策也是向中小企业倾斜的,并形成了一整套成熟有效的中小企业促进体系,一个显著的成效就是中小企业数量每年净增7万家以上,很大程度上增强了德国经济的活力。大型企业可以获取5G专用频率、自建5G专网,但这300多万家中小企业不可能都去采用独立专网,未来5G赋能千行百业,更需要考虑为这一群体提供服务的形态。

 

同样,在国内5G应用于各行业也需要关注更大规模的企业群体。根据###统计局数据,2020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数量超过38万家,这38万家企业中仅有少数有能力自建5G独立专网,但大部分可能有能力实现对虚拟专网的应用,5G虚拟专网或许是未来在千行百业能够实现更加普遍应用的服务形态。在今年的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大会上,工信部副部长刘烈宏演讲中提出,我国5G发展全球领先,建设虚拟专网、混合虚拟专网的数量已超过1000个。

 

即使5G专网频率政策已放开,相信在短时间内不可能实现上千张独立专网的部署。目前,三家运营商拥有上千万政企客户,为这千万家政企客户提供5G服务,虚拟专网才是能够广泛覆盖大部分客户的服务业态。

 

近日,###发改委等4部委联合发布了《能源领域5G应用实施方案》,明确提出在未来3~5年,围绕智能电厂、智能电网、智能煤矿、智能油气、综合能源、智能制造与建造等方面拓展一批5G典型应用场景,建设一批5G行业专网或虚拟专网,探索形成一批可复制、易推广的有竞争力的商业模式。这是除了工业互联网之外,另一个专门出台5G应用的大型行业,相信未来会有更多行业出台专门的5G应用实施政策,而其中对于虚拟专网的部署也是重要内容。

 

随着5G商用的加速,5G在各行业数字化转型中的作用日益明显,融入到各行各业核心生产经营流程中的专网解决方案一D是5G to B的重要抓手,建立起分层分级的5G专网服务体系,使得5G专网也具有“普惠”服务能力,才能实现5G赋能千行百业的愿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