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新闻纪实>> 图集

会员佳作 | 潘永强:济水向北

来源: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作者:潘永强       责编:张双双   2020-10-22

鹊华秋色图影壁,2020年1月

二十四孝塑像,2017年12月

警务室,2020年3月

黄河颂,2020年9月

游乐场,2019年2月

鹊山下的垂钓者,2019年3月

少年,2020年9月

风沙,2019年3月

水上乐园,2019年7月

黄河岸边,2020年7月

捡拾垃圾,2020年3月

拾柴,2018年3月

捕鱼,2020年1月

摆摊,2019年4月

排练集体舞,2020年8月

拍照,2020年3月

祭,2019年7月

放生祈福,2019年4月

练鞭,2020年9月

捉知了,2019年6月

打弹弓,2020年1月

黄河母亲沙雕,2019年2月

羊,2019年11月

度假区工地,2019年4月

船,2020年1月

百年铁路桥,2020年1月

情侣,2020年2月

守桥士兵,2020年6月

河边,2019年12月

买卖,2019年12月

迷雾,2020年1月

查看大图

鹊华秋色图影壁,2020年1月

二十四孝塑像,2017年12月

警务室,2020年3月

黄河颂,2020年9月

游乐场,2019年2月

鹊山下的垂钓者,2019年3月

少年,2020年9月

风沙,2019年3月

水上乐园,2019年7月

黄河岸边,2020年7月

捡拾垃圾,2020年3月

拾柴,2018年3月

捕鱼,2020年1月

摆摊,2019年4月

排练集体舞,2020年8月

拍照,2020年3月

祭,2019年7月

放生祈福,2019年4月

练鞭,2020年9月

捉知了,2019年6月

打弹弓,2020年1月

黄河母亲沙雕,2019年2月

羊,2019年11月

度假区工地,2019年4月

船,2020年1月

百年铁路桥,2020年1月

情侣,2020年2月

守桥士兵,2020年6月

河边,2019年12月

买卖,2019年12月

迷雾,2020年1月

济水缓缓向北,照片如水洇染开来,在表象之下,暗涌波澜,摄影师自噬其心的复杂情感,这就是潘永强《济水向北》系列给我的观感。

潘永强的照片多为远望,略带诗意而又深挚地提示了我们面临的脆弱性,种种平静中隐含着的不安和惆怅。他最近凭借这个系列入选为“吴印咸摄影资助计划”的五位摄影师之一。

潘永强《济水向北》系列呈现了正在经历巨大变动的一方水土,以及生活其间的普通人。我们可以看到开阔的地貌景观中,夹杂着人的微小身影,和纳达夫·坎德《长江》的寓意不谋而合:在时代的前进道路上,普通人往往无关宏旨,然而,在摄影师镜头里,他们从来不是无足轻重的。

“要看见那些看不见的东西,要看见那些‘失察的东西’,要在充斥着的话语中辩析出缺乏的东西。”在话语壅塞中察觉空缺,摄影师潘永强需要某种完全不同于简单直接、照单全收的方式,一种有选择性的、有信息价值的个人化注视。视域的悄然转化,促使视野正在起崭新的作用。

摄影师和观众生活于自己的情境之中,紧贴并携带着全部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信息,生长发展出际遇,面临现实,我们称之为“客观世界”的,也许是难以接近的幻象。具体到摄影师个人创作,潘永强的照片是内心的镜子,他用来承接、提炼“现实”落在心里所引起的反应和造成的影响,探索着清醒的实际生活与恰当的视觉语言之间的关系,通过这样的探索,才可能真正去接近或理解所涉的事物图景。

世事反复无常,潘永强通过这些照片表现出来的专注力的密度和弹性,构筑整体性的能力,足够的敏锐和耐心,得到较为自主的展现:并非想要大义载道,个人的抒意或释怀才是动因。这种个人化建立在自我体验与记忆的独特基础上,盘桓流连,涣散麻木的感官触及的日常生活中,哪怕很卑微弱小的拍摄对象,其蕴蓄的况味被不断发掘,他以摄影的方式赋予了得体的确认。

也就是说,我已感到潘永强逐渐在朝这样的方向前行:摄影师赋予他照片的现实价值,是一种基于头脑的创造,而不仅仅是眼前所见。

思心之用,不限于身观。《济水向北》是个人身心感受的混合交融,广远又内敛,周正而凝练,具有语言的多义性和时空的延伸性。2017年至今,这个系列仍在持续进行中,摄影师始终在路上,对于潘永强而言,是主动的选择,由此成就了和山川、时光、生活的坚实关联。

文/姜纬


潘永强自述

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古代有五岳四渎,是山川江河的代表,四渎即长江、黄河、淮河、济水。古城济南因地处济水之南名曰“济南”,水陆交通便利,水源充沛,物产富饶,两岸分布着鹊山、华不注山等自然景观和历史文化资源。济水是古代济南地区的第一地理界标,元朝画家赵孟頫的传世之作《鹊华秋色图》,再现了济南城北的秀丽山水景观。公元1855年黄河改道济南,借济水入海,济南开启黄河时代。

黄河从济南城北流过,是一条“地上悬河”,成为阻碍济南向北发展“天然障碍”。2018年起,政府强力打造黄河北岸新城,让黄河成为城市的内河。保护与发展、城市与乡村、纠结与机遇,都将成为大都市前进的生存状态。穿越黄河,改造黄河,古老的黄河将呈现新的景象,令人感慨。

对于我而言,身边的黄河承载着成长的记忆,有着特别的情感。我无数次地往返于城市与黄河之间,以个人视角观察和思考,看到的是一个介于城市景观和自然景观之间的“盲区”。一个城市身边没有一条大河会没有风景,在母亲河边,莫名产生许多乡愁,也正是我朦胧中想留住的那种感觉。我也将曾经的童年记忆逐渐捡拾回来,重新反思的同时,也在试图发现人与自然、人与环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我框住镜头里的图像,河岸上的自然环境、日常生活的普通人、城市化进程现场等视觉线索,这些场景都是触动到我的一些画面,并记录下来,展现着城市、乡村、山川、河流边界地带的蜕变。时间会让这些鲜艳的瞬间褪色,直到剩下最纯粹的黑白。这条“地上悬河”,曾是城市发展的暂时终止点,也将是城市进一步扩张的新起点。

济水消失了吗,它没有消失,它只是被黄河拥在了怀中!黄河依然流淌不息……

相关图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